向上吧!!林丹

谁言浪子心

你说切切我说闹:

艾伦·金斯堡在我脑海中的印象一直都是北岛笔下的那个样子,“他得意地对我说:“看,我这件西服五块钱,皮鞋三块,衬衣两块,领带一块,都是二手货,只有我的诗是一手的。” (《失败之书》)

作为美国”垮掉的一代“的代言人,艾伦·金斯堡他似乎终生都在身体力行诠释着何谓”激情的癫狂“,他的热情是那样饱满,以至于被他礼遇有加的北岛都颇为承受不住,决意要在公共场合和他保持距离。

就着这种印象,我几年来陆续看了腐兰的《嚎叫》与蛋妞的《杀死汝爱》。

就气质而言,腐兰兰身上的颓靡气息与神经质和金斯堡本人应该更为接近,也许是因为这位演员本身就热爱诗歌与文学,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对旧日时光中醉死在路上的那代人的致敬味道。



所以哪怕很多人吐槽Franco长了一张过分英俊的脸,消减了金斯堡本人的屌丝气质,也被我通通归纳为纯属肤浅的羡慕嫉妒恨,毕竟这些人忽略了拍摄名人传记片,最重要的不是形象吻合,而是神韵一致的本质。

而蛋妞诠释的艾伦·金斯堡,也有比较出彩的地方,比如酒吧里随着音乐律动疯狂敲击桌面的那一幕,将一个刚挣脱世俗规则,正肆意享受着自由和放纵所带来无限快感的年轻人诠释出了自己的味道。

然而,在大多数需要安安静静表达细微情感和呈现日常状态的时刻,蛋妞的表演就总是正直得令人出戏。他的表演方式中夹带了太多尚未清除的舞台剧痕迹,让疯狂的迷恋和震惊的心碎戴上了一层浮夸的面具,削弱了事件中本应蕴藏的微妙美感。

他依旧还像《哈利波特》里的那个小男孩,尝试着变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大人,却总在不经意中显露出笨拙的自己。

《杀死汝爱》里,比之多少有点木讷的艾伦·金斯堡,真正令人移不开眼睛的是戴恩饰演的卢西安,作为一个现实中的男版缪斯,戴恩把令万千男人竞折腰的叛逆中带点脆弱的美少年卢西安诠释得仪态万千风情万种。

尤其是披上波普风的呢大衣,那双湛蓝到近乎透明的眼睛定定看向你的时候,那一刻,我明白了大叔戴维愿意为之献出生命的疯狂迷恋源于何处。


以及,戴恩真的好像好像美貌巅峰期的小李子啊!!看那轻慢挑逗的眉眼和嘴角那个若隐若显的小窝,鸡屎感真的太强太强了!!

每每想到《赤子本色》与《心之全蚀》里的小李子,就忍不住感慨时光这把杀猪刀忒么的实在太狠,刷刷两下就把曾经的轻灵美少年改造成如今的膀大腰圆糙大叔。

最后回到电影本身,《嚎叫》和《杀死汝爱》都算不上经典,前者太过内向个人化,后者结局处理失之气质。所以如果想要真正了解一个时代和了解一位诗人,还是亲自读读读他的诗吧。

PS附上《嚎叫》里的一小段诗句,感受一下艾伦·金斯堡此人真正的思想:

“他们用并置的意象实现了梦想,让活生生的沟壑横亘于时空,在两个视觉意象间逮住了灵魂的天使长,他们联接基本动词,将名词和意识的破折号合在一处,欢跳在万能之父永恒的上帝感觉里,

以改造人类贫困的句法和韵律,他们站在您面前无语,睿智,羞愧得发抖,被拒绝但表明心迹,他们光裸而深邃的头脑适应思维的节拍,

疯狂的浪子和天使压着点子敲击,鲜为人知,但仍要留下死后来生可能想说的话,”


评论

热度(143)